并非倪汉祥

2020-11-13 10:11

之后,记者再次致电倪朝,其改口称,厂房不是他的,然后匆忙挂断电话。

“同是违建,为什么我家被拆,人大代表、村干部家的就不拆?”汤女士对此不满,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,但始终没有结果。“我怀疑里面有问题。”

汤女士说,去年6月,有消息说,村里马上要征收拆迁,不久,村副主任倪朝找到她,以8万元的价格买下她家一处空地。“之后,仅仅3天时间就突击建好了厂房。”

“早在几年前,村里建房就批不了,建了也会很快被拆掉。”让汤女士大感惊讶的是,倪所建的房子并未被拆除。见此情景,她也动了这个“心思”。当年11月,她借钱在倪所建厂房不远,建起一栋两层楼房,结果不久便被石峰区治违大队强制拆除。

同样是违章建筑,村民的刚建好就被强拆,村副主任的则被列入征收计划,坐等百万拆迁补偿。为何命不同,违建者的身份在作祟。须知,群众有眼睛,法律有牙齿,区别执法是对执法严肃性和社会公平期待的讥讽。

株洲市石峰区治违大队作出回应称,经调查,该厂房的负责人并不是倪朝,而是其父亲倪汉祥。2002年,倪汉祥担任株洲市汉雄机械加工厂的负责人,厂址位于该村下湾塘组。2006年长株高速建设征用原有厂房,倪汉祥支持配合,拆除了厂房。次年6月,倪汉祥向有关部门申请新建厂房,得到了批准。

事后,有舆论认为,当地拆违部门在此事中区别执法,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。

日前,她向记者举报称,区人大代表、村委会副主任违建套取拆迁补偿,执法部门区别执法。记者介入调查,被举报者承认违建。当地治违大队就此回应称,该厂房已获批,所有者为被举报者的父亲。之后,被举报者立马改口否认该违建为自己所有。

记者就此电话联系上倪朝,其坦言,自己为区人大代表、村干部,所建的厂房是一家机械加工厂,没有办理相关手续。“又不是我一个搞,都是这样违建。”

之后发生的事让汤女士大跌眼镜。今年8月,倪朝所建的厂房不但没有被拆,还被编了号,列入到征收计划内。

“编了这个号的不久后就会被征收。”众多村民指认,该厂房为村干部倪朝所建。

株洲市石峰区人大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,倪朝确为区人大代表。

记者在井龙村看到,该违建厂房占地为200余平方米,由砖块与铁皮简单围建,厂房大门紧闭,里面无工作人员,只有几台老旧的机床。该厂房虽建有一年多,但看不出有开工作业的痕迹。厂房铁皮墙面上已编有一个“z-137-1”的号码。

“事隔6年之后突击建设,显然是为了不可告人的利益追求。”上述当地负责拆迁事宜的工作人员说。

记者的调查结果与石峰区治违大队的回应存在相悖之处。当地工商登记显示,株洲市汉雄机械加工厂为个体户,经营者为倪群利,并非倪汉祥。而与此同时,汉雄机械加工厂再建厂房只是向发改委提交了报告,获得了项目备案文件,且时间为2007年。

石峰区国土局执法监察大队队长殷光辉说,村民举报的厂房不可能获批,已确认为违建,他们将对此进行查处。

“200平方米的厂房,即便没有证件,活动一下,最高可获得100多万的拆迁补偿。”当地一名负责拆迁事宜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

“人大代表的违建就可以不拆,列入到征收计划?”今年以来,株洲市石峰区井龙村的汤女士一直被这一问题困扰。

文章排行

  • 并非倪汉祥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LINKS